那年初秋

三年前的那个夜晚,使他失去了所有,他被送进了看守所,铐在暖气排上的手腕被磨得通红,“现在的学生就是欠收拾,不好好学习,就知道打架”,看守所的警察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。

忘记了路灯有多少彷徨

一曲《离殇》
文 清风揽月

他退学了,带着不甘的心走出了呆了两年的学校。

像是你笑的很美

满园梨花,阳光初晴里泛着晶莹剔透的月牙色,似是少女嫩白而非病态白的肤色。微风轻起,漫天的花瓣亦如冬天飞舞的雪花,树下的山盟海誓,是否如花开花落,早已不知遗落在哪一世了?
梨花盛开时的相遇,是否预示了终不过是昙花一现的结局,梨花,离花。
我的他,一袭月白长衫,气质清冷儒雅,腰间系一把如玉宝剑,我痴痴一笑:“你不像个剑客,倒像个只通文墨的谋士。”他但笑不语。星光般的眸子,似是一汪清泉,我沉溺于此,忘却了自己的身份。
夕阳的余晖还未落尽,他望着天边如火一般的霞光,我站在他的身后,衣袖里是一支蘸了剧毒的簪子。“琴依,抱抱我。”他无限落寞的声音,我没法拒绝也不想拒绝。我的双手从他背后抱住他,脸贴在他温暖的背上,泪流满面。这个睥睨天下的男人,是我今生唯一爱过的人。我真要为了那不知是真是假的真相让他死吗?
“琴依,不要哭。”依然温柔宠溺的语气。他转身反手抱住我:“我这一生,颠沛流离,若非遇见你,我不过是冷血的、只知杀戮的屠夫,从你来到我身边起,我便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,只是,没想到这么快而已。”
我愣住,自以为掩饰得很好,原来一开始就已被看穿。
他有时快乐得如同孩童一般,有时睡梦里确是紧蹙着双眉,时而温柔,时而冷淡,这就是天下第一剑客吗?为什么和传闻中的嗜血、无情不太一样,我一颗探询的心被牵引,殊不知愈陷愈深却浑然不觉。
他的手轻抚上我的脸颊,像是羽毛滑过手心的触感,我能感受到他指间的冰冷。我的手贴着他的大手,想要温暖他,似乎忘记了什么。很多这样的时候,我总是忘记了自己和他有着灭门的血仇。
“依儿,我第一次见你,是你八岁,那日,我没有对你的父母动手,他们确是自刎在我面前,你哭泣着,摇晃着已经死去的母亲,手里的糖葫芦也被你扔在地上,沾上了尘土,你就那样瞪着我,愤恨的眼神,竟令我愧疚不安,我转身离去,待我想要回来找你时,你已不知去向,只剩下那串不再鲜红的糖葫芦。”他的语气飘忽,像是穿过时间的年轮,述说着一段久远的故事。
“我依然记得那日,梨花开得正浓,再次遇见你,记忆里的小人儿已经长成了大姑娘,我不知你我相处的这半年来,你对我有几分真心,我确是愿意为了你做任何事,包括我的命,也是你的。”说完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洒在旁边如雪的梨花瓣上,红色的梨花格外刺眼。
我竟不知自己会如此的惊慌失措:“为什么?怎么会?…..”我的眼泪不断地涌出来。“我不愿你为难。”他的嘴角噙笑,我掏出手绢,擦他嘴角涌出的鲜血,雪白的丝绢上是怎么也擦不完的血迹。
他握着我的手,目光柔和,面容也不似月光那般清冷:“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,那一夜,我没醉,低头吻你,你没有拒绝我,那时我就知道你也是爱我的,都
说人死前会看到自己以前所经历的一切,我只想看到你,永远的记住你的模样,无论你哭你笑的样子,都是最美丽的…..”。那一天,我像是哭完了一生的眼泪。那句“我不准你离开我”随着漫天的红梨花,消逝在风里。
“寒晔,我们曾携手种植的梨树如今又开花了,素雅洁白的花朵,依然那么美,世人觉得它不吉利,可它是我的信使,把我对你的思念带给你。”
我们的孩子,是你留给我最美好的礼物,我为他取名寒忆。“忆君心似西江水,日夜东流无歇时”。
又是一年梨花开,我正抚琴一曲,在影影绰绰的梨花之中,看到你月白色的身影,笑意盈盈的望着我。你来接我走了吗?我遂奏一曲,名为《离殇》,曲终人亡,花下一对相逢的恋人。

“我不喜欢你了”,一个娇气的女生喝到,“你能不能离我远点,你不知道你自己很讨厌吗?”

有说,有笑

男生脸上表情复杂,他心里有很多的想不通。“为什么,我两年的付出就抵不上他对你的一句话?对,他学习是比我好,但仅此而已吗?”

牵着我的手

“洛雪,我没想到你会这样说,但这样也好,记得我喜欢过你。”男孩子说要转身就出了教室。

连呼吸都是一起的

“谁稀罕,”他依稀听见她低估道。

偶尔的

他刚走到楼梯拐角处,就听见一句熟悉而又讨厌的声音。他叫龙飞。“这不是离殇吗?怎么看起来不高兴啊,不就分手了嘛。”

一丝热风吹过

离殇看着龙飞旁边的洛雪,随后缓缓的转过身,一步步走下楼梯。

像你的轻抚

离殇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出现,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更没有人在乎他去了哪里,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。

我如痴如醉

“铃铃铃”,晚自习的铃声响了,正当其他人都收拾东西准备上晚自习时,离殇从门口走了进来,他依旧背着那只黑色的书包,因为自从洛雪让他好好学习的那一刻,他的书包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。两年,依旧。

陷入你的温柔陷阱

离殇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看书的洛雪,微微一笑。随即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我选择永远的沉沦

今夜注定不平凡。

渐渐发觉

随着时间的流逝,离殇的手慢慢的伸进了他的书包里,拿出了一根棍子。

满楼阁的安静

“我可以不再爱你,但我不想没有尊严。”离殇的心里念叨着。

像我一样孤寂

还没有下课,离殇就背着他的书包从教室走了出去。

朝朝暮暮的思念

他坐在教学楼下的石椅上,看着那张不怎么大的石桌上刻满的情话。在他眼里,那一句话总是那么显眼,“我遇上了你初开的盛夏。”

像星一样密集

那天是周末,他拉着她的手,坐在石椅上,她对说,你也写一句话,我要看看你喜欢我有多深……

数都数不过来

回忆像毒液一样迅速的侵占了他的大脑,他清澈的双眼流出了两行不甘的累。

你回眸一笑

“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。”离殇自言自语到。

我一夜安然

可能这是十八岁的他做出最坚定的决定。

举起牵过你的手

晚自习早已经下了。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搜索着。

轻嗅着你残留的发香

出来了。他和洛雪走在一起,还有他表哥。

梦,

还记得他表哥对我说过,“她之所以喜欢我表弟,那肯定是他有比你好的地方。”我没有说话,只是走的时候对他吼了一句,“别让他招惹我”。

竟也可以这样安详

他跟上了他们,在一个拐角处,他挡在了他们前面,拿出了棍子,把书包扔在了她的脚底。

月夜古风吹过

“离殇,你要搞什么?”洛雪喝到。

我们像是一起很久

他轻蔑的笑了一声。虽然他喜欢洛雪,很喜欢很喜欢,但是她终究还是离开了他。“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”。

记忆里

“我说过,他不惹我,我不会对他做什么,但是他触犯了我的底线”。

熟悉的风,熟悉的面庞

我不知道为什么,从来没打过架的我那天晚上居然能打他们两个。我倒下了,他俩也倒下了。我躺在地上,看着夜晚的星星,是那么美。我挣扎着站起来,看着飞奔过来的警卫,什么话都没有说,双手伸了过去。“是我打的他俩,和他们没关系,带我走吧。”

只是你僵硬的笑容

当冰凉的手铐放在我的手腕上时,我转身看了看她,她蹲在他身边默默流泪。

我试着用心去融化

我向她喊到,“为他,不值”。

只是忘记了

我依稀记得她那晚怨恨的眼神,是对是错,三年过去了。

我心殇未好

我拿起手机,拨通了那个藏了三年的电话号码。

难以为继

“喂,你好”,依旧是那个声音。

也突然发现夜的美

“我是离殇,不忙的话出来见一下吧,我在你家楼下,”他藏不住他的期待和迫切。

是可以不怕别人看到

“好,我就下来。”

眼角泪珠的滴落

“最近还好吗?”

久念成殇不如相忘

“还好吧,那年走了后,家里人帮我找了新的学校,虽然被人看不起,但也考了一个差不多的大学。你呢,和她在一起快两年了吧?”

若只如初见

“我们分手了,”她漂亮的眼眸有一丝呆滞。“刚考完大学我们就分手了。”

也许可以永远

他带着一丝庆幸。“我还想在追你一次。”他把他的真心话同开玩笑的方式说了出来。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她,只因为她身边有他,他才把自己的感情压在心底。纵使她有再多的不该。但至少他喜欢她,有这一点,足够了。

时过境迁

她没有说话。起身走到我面前,露出了她最甜美的笑。

纵然念你如初

“我也曾想过我是不是对你不公平,但你知道吗?感情又有谁对谁错,你心里的执着,就是我心里的执念,只是对象不同,那年夏天,你带我走过的每一个地方,我都会记得,一辈子。”

只是少了在一起的执着

那年,你来过我的盛夏。

淡忘你的身影

我看着那熟悉的背影,默默的留下了泪。我举起我的手,挥了挥,这一别,可能就是一辈子。

我会拿一世去做……

“兄弟,抽根烟。”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一股青烟弥漫而上,很苦,很苦………………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