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 玩法:游记

图片 1

鉴真东渡,是指僧人鉴真前往东瀛传授佛教。鉴真曾六次前往东瀛,辛勤不懈地传播唐朝多方面的文化成就,并带去了大量书籍文物。具有极大的历史意义促进了中日文化的交流与发展,使佛教更为广泛的传播。
唐朝时,很多中国人为中日两国人民的交流作出了贡献。他们当中,最突出的是高僧鉴真。他不畏艰险,东渡日本,讲授佛学理论,传播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,促进了日本佛学、医学、建筑和雕塑水平的提高,受到中日人民和佛学界的尊敬。
鉴真原姓淳于,14岁时在扬州出家。由于他刻苦好学,中年以后便成为有学问的和尚。公元742年,他应日本僧人邀请,先后6次东渡,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在754年到达日本。图片 2东渡原因
鉴真,唐代赴日传法名僧,日本常称为过海大师﹑唐大和尚,俗姓淳于。扬州江阳县人。十四岁于扬州大明寺出家。曾巡游长安﹑洛阳。回扬州后,修崇福寺﹑奉法寺等大殿,造塔塑像,宣讲律藏。四十余年间,为俗人剃度,传授戒律,先后达四万余人,江淮间尊为授戒大师。当时,日本佛教戒律不完备,僧人不能按照律仪受戒。733年,僧人荣睿、普照随遣唐使入唐,邀请高僧去传授戒律。访求十年,决定邀请鉴真。742年鉴真不顾弟子们劝阻,毅然应请,决心东渡。由于地方官阻挠和海上风涛险恶,先后四次都未能成行。第五次漂流到海南岛,荣病死,鉴真双目失明,751年又回到扬州。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奈良

东大寺

曲折过程

在6次东渡日本中,鉴真等人遇到许多挫折,第一次东渡前,将和鉴真同行的徒弟跟一个和尚开玩笑,结果那个和尚恼羞成怒,诬告鉴真一行造船是与海盗勾结。地方官员闻讯大惊,派人拘禁了所有僧众,首次东渡因此未能成行。
其后接连失败,第五次东渡最为悲壮。那一年鉴真已经60岁了,船队从扬州出发,刚过狼山附近,就遇到狂风巨浪,在一个小岛避风。一个月后再次起航,走到舟山群岛时,又遇大浪。第三次起航时,风浪更大,向南漂流了14天,靠吃生米、饮海水度日,最后抵达海南岛南部靠岸。归途中,鉴真因长途跋涉,过度操劳,不幸身染重病,双目失明。
鉴真最后一次东渡也并非一帆风顺。正当船队扬帆起航时,一只野鸡忽然落在一艘船的船头。鉴真认为江滩芦苇丛生,船队惊飞野鸡不足为怪,而日本遣唐使却认为不是吉兆,于是船队调头返回,第二天才重新起航,历尽艰险到达日本。
鉴真带去很多佛经和医书到日本。他主持重要佛教仪式,系统讲授佛经,成为日本佛学界的一代宗师。他指导日本医生鉴定药物,传播唐朝的建筑技术和雕塑艺术,设计和主持修建了唐招提寺。这座以唐代结构佛殿为蓝本建造的寺庙是世界的一颗明珠,保存至今。鉴真死后,其弟子为他制作的坐像。至今仍供奉在寺中,被定为国宝。

药师寺

走进奈良,你会感到一种回归自然的惬意,也体会到深刻的文化震撼。特别是对于中国人来说,奈良古城庙宇所蕴涵的浓厚唐风,更给人一种回家的感觉。

六次东渡

东渡事由
742年,日本留学僧荣睿、普照到达扬州,恳请鉴真东渡日本传授真正的佛教,为日本信徒授戒。当时,大明寺众僧默然无应,唯有鉴真表示是为法事也,何惜身命。遂决意东渡。图片 3日本经历天皇的尊敬
鉴真到达日本后,受到孝谦天皇和圣武太上皇的隆重礼遇,754年2月1日,重臣藤原仲麻吕亲自在河内府迎接,2月4日,鉴真一行抵达奈良,同另一位本土华严宗高僧少僧都良辨统领日本佛教事务,封号传灯大法师、尊称大和尚。
根据圣武和孝谦的意愿,鉴真作为律宗高僧,应该负起规范日本僧众的责任,杜绝当时日本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托庇佛门,以逃避劳役赋税的现象,因此,孝谦下旨:自今以后,传授戒律,一任和尚。但是,这引起了日本本国自誓受戒派的反对,尤其是兴化寺的贤璟等人,激烈反对。于是,鉴真决定与其在兴福寺公开辩论,在辩论中,鉴真做出让步,承认自誓受戒仍可存在,但是作为正式认可的具足戒必须要有三师七证,结果贤璟等人皆被折服,舍弃旧戒。鉴真于是在东大寺中起坛,为圣武、光明皇太后以及孝谦之下皇族和僧侣约500人授戒。
756年,鉴真被封为大僧都,统领日本所有僧尼,在日本建立了正规的戒律制度。
然而,758年,作为鉴真最主要支持者的孝谦天皇在宫廷斗争中失势,被迫传位给淳仁天皇。相应的,鉴真也遭受到排挤。758年,淳仁天皇下旨,以政事烦躁,不敢劳老为由,解除了鉴真大僧都一职,并将在宫廷斗争中败死的原皇太子道祖王的官邸赐给鉴真。次年,鉴真弟子在该官邸草成一寺,淳仁赐名唐招提寺,鉴真从东大寺迁居至此。淳仁还下旨,令日本僧人在受戒之前必须前往唐招提寺学习,使得唐招提寺成为当时日本佛教徒的最高学府。763年(唐代宗广德元年、淳仁天皇天平宝字七年)5月6日,鉴真在唐招提寺圆寂,入灭之前,其弟子为鉴真膜影,立夹漆像,传世至今。图片 4意义
鉴真东渡具有极大的历史意义促进了中日文化的交流与发展,佛教更为广泛的传播到东亚地区,对日本的宗教和文化事业发展产生了积极深远的影响,增进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。

唐招提寺

古都模仿长安建造

发表于 2010-07-09 10:45

中国历史上这两位著名的高僧我一直是格外敬佩的。从前只在书上读过他们的事迹,直到在东瀛真的遇见“他们”,才让我体会到古代中国的真正伟大,和他们那穿越时空跨越国界的强大力量。玄奘,西游记中唐僧的原型。遇见“他”,是在奈良药师寺,药师寺是典型的唐代风格寺庙,其中有一座八角堂,堂中供奉着一只碧玉炉,炉中即是玄奘的顶骨。堂上匾额书“不东”二字,象征玄奘不取得真经绝不返回大唐的决心。药师寺是玄奘创立的慈恩宗在日本的祖庭寺庙,地位十分高贵,另有日本名画家作的“玄奘西行路”壁画,绘有从长安,丝绸之路,到古印度一路上的风景名胜,每年不定期开放。关于玄奘顶骨的来历,寺中的介绍是由侵华日军从南京带回,是现存顶骨中最大的一块,被尊为圣物。当年玄奘圆寂后初葬长安东郊白鹿原,后改迁现在的少陵原兴教寺,唐末兴教寺被破坏后遗骨在终南山下落不明。直到宋代被重新发现顶骨,由僧人带往现南京灵谷寺供奉。日军侵华时顶骨被分割,最大的一块被带往奈良,供奉在药师寺。剩下的由南京,西安,后又分给台湾一部分在中国三地保存。这就是我在奈良看到玄奘真身的原因。鉴真,原唐扬州大明寺住持,受日本天皇邀请去东瀛传授律宗。六次东渡后双眼失明,最终到达当时日本的都城平城京,鉴真和尚带去和传授的技术文化至今被日本人民怀念,比如鉴真在日本被尊为医药之祖。天皇专门为鉴真在都城西侧建立了唐招提寺,按日本的说法就是当时最好的私立大学,天皇还将自己宫殿的一部分移筑到唐招提寺,可见接待规格之高。唐招提寺的金堂也是典型的唐代建筑,被尊为日本国宝,可惜我两次拜访奈良时都因为“十年大修工程”而无缘得见,今年才重新修复完工。由鉴真弟子制作的鉴真和尚等身坐漆像,也是日本的无上国宝,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的时候我才有缘拜见。现在还很清楚地记得当时展览的形式,伴随着正统的大唐音乐,一幅幅描绘着鉴真东渡的画屏渐次打开,最后得见鉴真和尚真容时,我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。

奈良和中国有着非常深的渊源。其着名的观光名胜之一平城京就是模仿大唐的长安建造的。平城京曾是日本的都城,地处今奈良市西郊。公元710年,日本元明天皇迁都于此。平城京东西约长4.2公里,南北约有2.7公里,中央一条宽85米的朱雀大路,将平城京分为左京和右京。朱雀门通向的平城宫设太极殿、朝堂、朝集殿等,都极似长安。

平城京在日本历史中具有重要的地位。日本直到7世纪为止,只要天皇换位就要迁都一次。可是,大约到了7世纪,随着与大陆交流的频繁,日本出现了模仿大唐的风潮,并试图通过大规模的都城展示国家的威信。最初的都城建造在奈良县内的藤原京,由于这个地方土地狭窄,仅仅过了16年,藤原京就被平城京代替,日本历史也由此进入了辉煌的奈良时代。

鉴真在此建寺院

奈良虽是一个只有38万人口的城市,但其中却有7个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历史建筑,其中最着名的要数东大寺。该寺始建于公元745年,当时的寺名为总分国寺,由圣武天皇仿照中国寺院建筑结构建造,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古代木造建筑。寺内西松林中的戒坛院,则是为中国唐代鉴真大师传授佛法而建的。走遍奈良,到处可见中国唐代的风景和建筑,其中最能说明奈良与大唐密不可分的还要数唐招提寺。该寺由鉴真按唐朝寺院的规划修建,极具盛唐的优雅与宏大气势。据说,日本孝谦女皇还模仿中国书法家王羲之、王献之的字体书写了“唐招提寺”的横额。可惜的是,直到鉴真圆寂时,工程仍未完成。现在,唐招提寺的御影堂内仍供奉着鉴真大师的坐像,被尊为日本的国宝。

日本人心中的文化基盘

后来,唐朝步入藩镇割据的乱世,而日本国内也出现了僧侣干预政治等问题。为了革新政治,桓武天皇于公元784年将国都迁离了佛教盛行的平城京。此时,日本也出现了摆脱“唐风”而走向“国风”的大趋势,奈良作为“唐风”的标本,成了日本历史中翻过的一页。今天,平城京已经被定为世界遗产,是奈良重点保护的文化遗产。到了2010年,正好是平城京建都1300年,为此,奈良现在就开始准备各种纪念活动。作为日本接受外来思想的开端,在许多日本人心中,奈良时代始终是日本通过与外界交流逐步建立国家,并形成日本文化基盘的时代。

相关文章